在线留言+
0717-6219077
新闻资讯
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新闻资讯 > 时事聚焦

13岁少年被殴致死:一个单亲妈妈的失独之殇

所属分类:时事聚焦    发布时间: 2020-12-07    作者:泰邦弘业
  分享到:   
二维码分享


监控视频显示,当日凌晨三时许小浩(化名)一行人仍在KTV楼下徘徊。图中蓝衣男为小浩。

11月20日,陕北延安迎来了今年冬天..场雪。

在初雪来临的时候,人们总是期待有些特别的事情会发生。吴改霞也是如此,她期待的是一个结果。

过去几年间,公公、丈夫相继去世,她独自一个人带着儿子,扛着十几万的外债生活。

3个月前的那场噩梦,又将她年仅13岁的儿子也带走了。

8月底的一天,吴改霞的独子小浩和同学出游后未归。5天后,小浩的遗体在山坡上被发现。后经警方调查,事发当天有6名未成年人对小浩进行了近两个小时的殴打。

3个月来,吴改霞始终没有解开困惑,事发当晚究竟发生了什么?

中国新闻周刊获悉,该案已于11月26日正式移交延安市宝塔区人民检察院。

酒后“即兴”打人

今年8月26日,正值暑假,离开学还有4天。

吴改霞上班前,小浩仍在家中睡觉。下午,小浩通过微信告知她要与同学出去玩。

晚上9时许,吴改霞下班回来,没有看到小浩。在电话中,小浩告诉母亲,同学过生日,电话的.后,还向她要了20元饭钱。

此后,小浩的电话多次无法接通。凌晨2时许,吴改霞再次接到儿子电话,在电话里中小浩表示,因为同学要借钱,让她打100元过去。吴改霞表示手机里没有钱,让小浩回家取现金。

她没想到的是,这是.后一次听到儿子的声音。

清晨,小浩依然没有回家,吴改霞从其他家人处获知,凌晨,小浩也向他们借了钱。

次日,吴改霞得知小浩是与同学小赵(化名)相约外出。随后,小赵回电表示自己后来没有见过小浩。再之后,小赵的电话也无法接通。吴改霞遂报警,此时她才得知小赵也“失踪了”。

9月1日,警方在距离延安市区八十多公里外的志丹县找到了小赵。在刑警队,小赵讲述了当晚的经过,并吐露小浩可能还在距离吴家不远的凤凰山上。

得知消息后,吴改霞及其家人共二十余人连夜前往凤凰山搜索。

9月2日清晨7时许,在山坡上的一处土坑,他们发现了小浩的遗体,“他的鼻梁被打平了,鼻孔上没有血迹像被人擦过一样,耳朵边上很多血渍,耳朵、鼻腔、眼睛里还有蛆爬出……”吴改霞说。

法医鉴定报告显示,小浩的尸表以头面部损伤为著,系头面部遭受钝性外力作用致重型闭合性颅脑损伤并脑疝形成死亡。

随后,包括小赵在内的六名嫌疑人均被警方带走。吴改霞介绍,事发后小浩的手机被卖,数据也被清除。

中国新闻周刊从可靠信源处获悉,据嫌疑人供述,当晚一行七人在KTV饮酒后,嫌疑人中有人突然起了打人的念头。除小赵外,其余五人都是..次见小浩,于是小浩成了目标。嫌疑人将小浩哄骗上山后,对其殴打了近两个小时。在此过程中,小赵亦遭胁迫逼其对小浩进行殴打。随后小浩逃离现场,六人在搜寻不到小浩的情况下先行下山。该知情人还表示,法医无法确定小浩死亡的具体时间。

13岁少年被殴致死:一个单亲妈妈的失独之殇

监控视频显示,凌晨五时许其中三名嫌疑人下山。

据悉,六名嫌疑人均为未成年学生,其中五名嫌疑人均满14周岁未满16周岁,另一名嫌疑人因年龄未满14周岁被交由家长监管。预计检方将以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起诉上述五名嫌疑人

单亲的低保家庭

吴改霞与小浩租住在延安市宝塔区的一处平房区,房屋背靠着山,距离延安市的中心地段仅有约1公里,租金240元,家中是低保户。

从马路到其家中,需要走约10分钟的陡坡。屋里没有卫生间,走一段下坡路才能找到公共厕所。也没有淋浴间,吴改霞通常隔一段时间去半小时车程的弟弟家洗一次澡。因为受到遮挡,屋内只能透入少量的阳光,灯光也相当昏暗。

四年前,吴改霞一家居住在宝塔区的乡村中,以种田、果树谋生,虽不富裕,却也衣食无忧。2015年,其公公及丈夫相继被诊断出癌症晚期,不久后相继病逝,留下了十余万元的债务。此后,吴改霞带着小浩前往城中务工。

吴改霞的右眼从小患有眼疾,后来左眼又近视,只有小学学历的她只好托关系找了份火锅店的服务员工作,朝十晚九,月薪两千余元。

丈夫在时,因担心负担太重,一直没有再要孩子。丈夫病逝后,小浩就成了她..的寄托。

而自从小浩出事后,吴改霞也没有再去工作了。她形容自己成了“疯子”模样,三个月的时间里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,只吃一顿饭,想到自己的孩子,哪怕看到其他背着书包的娃娃,就会痛哭流涕。

在小浩的老家,同样想念他的还有他的奶奶。今年中秋节时,奶奶曾让吴改霞带着小浩回去住几天,她只好假称已经把小浩送到西安全托制上学了,也许一年回来一次,也许是毕业才回。

“我也是一个女人啊,不是能承受所有的风吹雨打”,这些天每当手机铃声响起,吴改霞都希望能获知更多有关案情的线索,“哪怕是要钱,也不至于把人打死啊”。

“乖孩子”的AB面

自从小浩的父亲去世后,吴改霞觉得小浩变了很多,“他以前是个很活泼的人,后来就不太爱说话了”。

为了到城里谋生,小浩上初一时,吴改霞把他送到了延安市内的一所寄宿学校,每周回一次家。小浩几乎不和她说在校园里的生活,吴改霞也无从知晓他在学校里交了什么朋友。后来学校的老师告诉她,小浩在学校里抽烟、喝酒。

对于这些,吴改霞并不相信,她认为小浩虽然不爱学习,却很懂事。“这次暑假他学会了做饭,我下班前他会问我回不回家吃饭,他要煮饭给我吃,而且每天都把家里打扫得干干净净。”吴改霞说,小浩暑假在家几乎不怎么出门,事发当天是他..次说会晚归。

每个星期去学校前,吴改霞都会给小浩一些零花钱,“他也没有什么大的开销,不常和家里要钱”。

“他在家里从不抽烟,还会劝自己的家人别抽太多烟。”小浩的小姨说。在吴改霞看来,小浩一直都很体恤自己,“之前因为觉得我接送辛苦,他和我说妈妈我自己会走了”。

浩在微信ID中使用了“19801314”这样一串数字,“1980”正是他母亲吴改霞出生的年份。

但在小浩的同学眼中,他似乎又是另一个人。“他在学校朋友不多。”在同学小广(化名)看来,小浩是一个很外向的人,表现也很大方,会给同学买零食,也会请吃饭,“他从不说自己家里的情况”。

“他和同年级的同学玩得比较少,和高年级混社会的学生接触很勤”小广称,小浩在学校不太爱学习,也学会了抽烟。

在小浩的学姐小玲(化名)看来,刚进学校的小浩很乖巧,心地很善良,“后来他和我说,他对自己的学习不抱希望了。”她认为,或许是因为成绩不理想,小浩的交际圈慢慢地走向歪路。

“像他这种刚上初中的娃儿都叛逆,喜欢认大哥,我也给他开导过。”小玲告诉中国新闻周刊,“其实也不能怪他,他们的念头只要从其他同学那得到回应,胆子就会越来越大”。

尽管对老师关于儿子抽烟、喝酒的说法持保留意见,到了初一下学期时吴改霞还是将小浩转去了一所乡镇里的寄宿学校,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悲剧。

起初,小浩觉得新的学校学业负担太重,提出转学。但在母亲的反复规劝下,小浩也没有再说什么。后来,“老师说他在学校进步很大,校长说他只要好好学肯定能考上高中”。吴改霞终于松了一口气。

然而,这样的希望没有持续太久。

意外发生时,小浩只有13周岁,原定于四天后就读初二,身为母亲的吴改霞始终无法理解自己的乖孩子为何会遭此横祸,彼时,一些若有若无的传闻也让她倍感煎熬。

眼下,她..的盼望就是为儿子讨个公道。

..:青少年犯罪多源于交友不慎

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范辰向中国新闻周刊介绍,本案中,一名少年不满14周岁,不负刑事责任,但应责令他的家长或者监护人加以管教,在必要的时候,也可以由政府收容教养。他表示,新的刑事责任年龄规定目前仍处在草案阶段,不会对本案生效。

中国社科院大学政法学院少年儿童研究中心主任童小军表示,从目前获知的信息来看,本案相对于传统的校园暴力,更像是一起“激惹事件”,即在特定情境的刺激下导致的一种行为。“一般的校园暴力通常是伴随着纠葛和矛盾的,即使发生在校外,也是校内行为的延续”。

“当面对特殊的刺激事件,青少年总体更缺乏一些行为上的控制能力和理性思考能力,这也和学校和家庭的管理息息相关。”童小军分析,凌晨三点多钟在外面徘徊,还喝了酒,显然不符合青少年常规的状态。

在童小军看来,很多青少年犯罪都是因为交友不慎,而这又源于初中阶段学生处在一个心理上“自我身份认同”的关键期,这一阶段的他们希望获得更多认可。在家庭认同没有到位的情况下,从同伴处获得认可就成为一种捷径,“不管对方多烂”。

童小军说,这一阶段的孩子多在叛逆期,会出现很多问题,家长应试着以鼓励赞扬的方式去引导孩子。同时家长也要给一些空间让孩子去和同伴交流,这个度是很微妙的。